【附近生产聚氨酯产品的工厂】我和塑料课程的故事之四——工厂生产

作者:木子      发布时间:2021-04-12      浏览量:0
从1995年9月开始,我正式进入扬州合成

从1995年9月开始,我正式进入扬州合成化工厂。有过第一次工厂的经验,我更加珍惜这次的工作机会,和同事、师傅、领导的关系处理得很融洽。工作间隙听了师傅们侃侃山,收集了刚铺在无锡体育中心塑料课程田径场的奇怪故事,也觉得很幸福。所以有空的话,我喜欢向师傅们探索塑料课程施工现场发生的小故事。

我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真的喜欢这项工作,为了接近师傅们,我也认真学习,虚心踏实地工作,自己的事情赶紧做,帮助别人的事情。之后,我总结了这个时间,学到了很多重要的塑料课程理论知识,感谢了我一生!在同事和领导的印象中,我的评价当然也可以说是外瑞加谷得。

1、没有现实对比,就没有过去的落差。

还记得我两个月前的第一份工作吗:危险的恐惧和无聊的厌恶,白班、中班、大夜班三班倒模式充分,工资收入不足。我不能每天忍受饥饿,可以喊什么卧床不起的工资来笑人生!穷人很开心吧?如果现在还有聚集在一起煮市场上捡到的菜叶汤的话,用馒头谈面包和金钱的未来,财富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想想这在哪里很多网民认为我开篇时写得那么悲伤,主题太阳和政治不足,误解了有志青年的人生观,其实那个时间真的让我心里充满了憔悴的疲劳和对未来无限忧郁的辛酸。过去就像烟,这一切都成了故事。除了额外的福利补助金,和所有同一组招聘的同事一样,我的实习工资达到200元/月,当时生活得到保障。实现了人类社会这一最原始的欲望,心中自然漂浮着美丽的幸福,增加了我对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的喜爱和自信。

通过这段时间的实习,我逐渐知道塑料课程铺装材料的生产没有时间,有小范围的承包意思。一两个人,三五个人是班组,完成材料什么时候生产,什么时候?

以传统的PU(聚氨酯)浆料生产为例,工厂分为投料组和抛光脱水组。

投资组的师傅们上午8点上班,更衣室换工作服,抽烟,泡茶,吹牛,顺便去办公室抽最近的报纸蹲在公共厕所学习。9点左右工作场所集合,叉车师傅运来陶土、聚醚(220、330、3050)、铁红、531、246、1010等(均为原料),领导负责重量计算,开始行李运输到反应釜塔台,两个投资师傅专门投入反应釜。塔台下打开真空泵,将聚醚吸入反应釜,打开反应釜搅拌装置,一切ok。整个过程看起来不慢,整齐,按规则操作没问题。

再研磨脱水组,2人左右,显得有点冷。傍晚,打开泵阀向三辊研磨机注入浆料进行研磨,然后抽入另一个反应釜进行110℃的加热抽真空脱水阶段,根据温度和水分显示规定脱水时间后,打开放料阀的桶进行称重,留下批次小样品密封,完成铺装浆料的生产。

合成工厂不得不说,塑料课程铺装材料的生产有比较规范的严格操作程序照技术生产外,所有材料包装桶都用蒸汽碱水清洗干燥备用,防止材料桶壁残留物和蒸汽影响后期弹性体固化成型的物化性能。在这一点上,后来铺装材料厂的脱水环节几乎被省略,也有研磨也被山友拉走的。就像把聚醚和MDI直接拉到施工现场一样,这是暂时的。

塑料课程的其他材料,如预聚体、pu制辊、pu拉丝、胶带硫化、切条等,不予报告。总之,各工序的工作时间我们的工段长控制在半天以内,表现国有企业工厂的优势。

即使冬天在石缝里寻找草籽,也可以在仓库里翻出从塑料课程现场收集的pu粒子,挑选石头、木屑、竹枝等垃圾,重新装袋整理,以便下一个工地回收利用。(本篇完成)。